大乐透开奖视频|大乐透开奖走势图 ? 我的女鬼女友12 - 插插插綜合網

緊急通知:請記住我們多個域名,將 698cc.com 加入收藏夾!



              (十二)

  我想我的老板雖然贏了球賽但心里一定還是因為力挽狂瀾的是我而很不爽所以他才會把要公開宣讀的表彰詞寫成這樣:

  「在日前與友鄰公司舉辦的籃球友誼賽中,唐小吉同志雖然技巧極其粗糙,動作極其笨拙,姿勢極其難看,但憑借著出色的手感和良好的運氣依然發揮出色為我公司取得最終勝利立下了汗馬功勞,因此,本著誠實守信,不輕視、不歧視任何一位員工的原則,特此獎勵唐小吉同志為期一周的帶薪休假!」

  聽起來是很嘔,不過假期畢竟是真的。書怡那邊也順利請到假,我們兩個終于如愿地在俊豪依依不舍的目光中走進機場,登上了前往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飛機。
  其實對于那天俊豪所說的話我仍是有一點在意。同意帶靜馨一起去旅行之后我問他為何不一起去,他支吾著說工作太忙走不開,但看起來眼神閃爍,一點都不像是真話,于是我便開玩笑地說:

  「好歹你女友也是個大美女,我雖然是她哥哥,但從小也不生活在一起,沒什么深刻的兄妹概念,你這樣讓我帶她離開那么久,不怕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嗎?」

    「呵呵,坦白說,我完全不擔心呢!」


   俊豪憨憨地笑了一下,慢慢說道:

  「先不說哥哥你是不是那種人,就只從靜馨這邊來說,她是我見過的這世上最固執的女孩了。我有時候會說她笨得像藏獒一樣,認定了一個人就一輩子也不會松手,不要說哥哥你這樣的男生,就算是條件再優秀一百倍,我想她也不可能會動心的。就算……我想讓她那樣子她也不會的……」

  拋開那句「不要說哥哥你這樣的男生」中所包含的蔑視不談,我到現在也沒有弄清楚他最后一句話是什么意思。俊豪看起來不是那種會希望女朋友出軌的變態,他對靜馨的信任更是堅固到簡直盲目,這都是為什么呢?邱俊豪和程靜馨這兩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哇!好多云彩哦!人家是第一次飛到這么高的地方呢!」

  耳邊傳來書怡大驚小怪的呼聲,卻不是從我依偎在我懷里的這具身體中發出的。知道靜馨身體里的狀況之后,我會盡量讓書怡少呆在里面,少一點去承受那種疲憊和痛苦,所以……

    我現在是真真的在抱著一具尸體啊親!

    不過……有種安心感呢,知道身邊有這么一個超靈異現象的存在的時候。
    「我說,如果現在飛機掉下去的話,你應該能接住的吧?」

  「呃……我只能說,為了感謝你把我當作女超人,如果你的尸體沒有摔到!太過稀爛的話,我可以盡量地幫你回去跟你父母道個別……」

    「去死……」

    「我已經死了哦,啦啦啦……」
    
  也許是因為快要見到家人,書怡顯得特別興奮,而我想到有一周只屬于我們的獨處時間,心里也是高興得忍不住想要跟她多說說話,直到鄰座一個大媽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

  「小伙子,你女朋友都已經睡著了你還對她說個不停,感情真好。但是,你說話的內容能不能吉利一點啊?老人家經不住嚇的!」

  到達香港已經是晚上,我們安排了住處,書怡吵著現在就要去找他們家的后人被我強行阻止。

  「你不用去啊!只要告訴我地址,我隨便附身到他們家什么東西上看一看就好了嘛!」

    「不可以!」

    「為什么?」
    
  「書怡,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真的實現愿望就可以投胎的話,那就是在你見到他們之后就會消失不見了啊!我才不要我們的告別是這么的倉促呢!所以,在那個時候我必須在你身邊!」

    「啊!這個……我真的沒有想到……那就是說,也許……」
    
    「也許,明天之后,我們就再也見不到了……」
    
    「哇……」
    
    現在才忽然意識到這種情況,書怡瞬間就撲在我懷里哭出聲來。

  其實我并無意制造這種生離死別的局面,只是為了打消書怡的想法不小心就說溜了嘴,結果小女鬼哭到不肯停,而我雖然坐長途飛機累到要死,但為了不會讓她覺得這種時候還能睡著太過沒心沒肺而強撐著。

    一男一女抱在一起又不能睡覺能做什么?當然就是做愛咯!
    
    
  上次與這具身體發生關系之后,似乎是打破了某種心理上的芥蒂,再次親密起來便不會想那么多。書怡也許是抱著最后一夜最后一次為我獻身的想法,也不再去糾結我要上的究竟是誰的問題,我們就像真正的情侶那樣,為彼此脫去衣服,細心地愛撫、親吻著對方的身體。

    「這樣子……感覺……嗯……很好呢……」
    
  當我的吻如羽毛般掃過書怡的小腹,落在那片毛茸茸的芳草地上時,她發出輕輕的嘆息。

    「俊豪沒有為你這樣做過嗎?」
    
  我用舌尖撥開了兩片粉嫩的花瓣,觸碰著深藏于其中的甬道和頂端的肉蕾。在這樣的時刻,我反而不再忌諱提起俊豪的名字,畢竟,嚴格意義上來講,他已經失去了她。


    「嗯……好舒服……我們……很少這樣子的……」
    
    書怡的不安很明顯,因為我深入她幽谷的舌頭感受到了她緊張地縮動。    
    「那家伙啊,一點都不知道疼你。」
    
  說過這一句我便不再廢話,舌頭在溫暖多汁的蜜穴中攪拌一番后,便帶著猶存于舌尖的腥甜味道,一點一點地順著修長的美腿舔舐下去,直到膝蓋、小腿、腳背,最后,含著晶瑩剔透的腳趾吮吸。

    「你……變態的……」


    「是啊,會愛上你這只女鬼,當然變態咯!」


   我不反駁她的話,與她調笑著,同時輕輕地撓起她的腳心。

    「哈哈……討厭……」


  書怡難過地扭動著,然后向我伸出手:

    「抱……」
    
    
    我把溫熱的嬌軀擁入環中,吻著她的發絲和面頰,在她耳畔輕呼著熱氣:
    「會累嗎?」


    「不會。」


   書怡知道我問的是什么,回吻著我的脖子:


  「其實多少也有點習慣了吧。無時無刻不在痛著,無時無刻不在累著,自然而然地就習慣了。但是……聽到有人問我會不會累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好感動」

    「傻瓜……」


   我將她壓倒,進入了她的身體......:

  雖然這次沒有表現那么差,感覺上至少也突破了六分鐘大關,不過畢竟還是撐不了一夜,最后還是很沒心沒肺地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時,書怡已經做好了裝扮,是很隨和的白色T 恤衫加牛仔褲加運動鞋,配上一件米色外衫的造型,臉上不施粉黛,看起來就如同在讀的女高中生一般。我想她生前大概也就是這幅樣子吧。

  目的地離酒店不算遠,我們很有默契地沒有搭乘任何交通工具。我明白書怡是迫不及待地見到家人,但也想要盡量多一些也許是最后的和我共處的時光。我們依偎著在街道行走,看著路邊各式各樣繁體字或英文的招牌,看起來應該像是一對不怎么般配的情侶觀光客一樣。

    很普通的一段路,書怡走得異常沉痛,我也只好跟著假裝沉痛。

  
  不管再怎么不想到達也終于還是到達了,公寓樓里,我向緊張得掩住胸口的書怡微笑一下,按下了門鈴。

    咔嚓!

    門打開了,一個中等身材、中等相貌的中年男人出現在我們面前。

    「兩位是?」


    「馬叔叔您好,我叫唐小吉,之前和您聯系過的。這是我女朋友程靜馨。」

  「哦哦哦!年紀大了,差點把這事給忘了,沒想到你有這么漂亮的一個女朋友,快請進。」

    「嘖嘖……真不敢相信……」


  進到屋里坐下,馬先生為我們倒上茶水,目光依舊停留在書怡身上,滿臉的不可置信。

  
  「爸爸,我起來了……咦?有客人嗎?」

  正在說話間,一位僅穿著背心短褲,胸前激凸明顯的小女生睡眼惺忪地從里間臥室走了出來。

  「哦,來介紹一下。這位是唐小吉先生,這是他的女友程靜馨小姐,這位是愛女馬雪怡。」


    「程姐姐很漂亮呢!你好,我是雪怡!」


  可愛的小女孩絲毫沒有將目光落在我這位唐先生身上,徑直跑去對書怡伸出了右手。

    「你……你好,我是程靜馨,我……我是你姑奶奶……」


    「咦?你這人怎么這樣沒禮貌的!?」


  書怡大概是太多緊張,說話結巴不說還不小心說出一句雖然算是實話但是怎樣聽也是粗話的言語來,立刻招來雪怡的不滿。

    「不好意思,靜馨這幾天有點生病,腦子不太好使,你們可千萬不要介意。」


    「咳咳咳咳……」


  我連忙賠笑解釋。書怡也識相地連著咳嗽幾聲以證清白,但是......不必咳
出血那么夸張吧!

    「呵呵,沒關系,小女孩說話嘛,總是沒有心機的,我家這小頑劣還不是一樣。」


    「人家哪有頑劣!爸爸你答應了今天要帶我去迪士尼玩的,怎么還不準備?」


  「這不是有客人在嗎?不要不懂事,先去洗漱再說,這樣衣衫不整的讓人看笑話!」


    「迪士尼嗎?米老鼠……」


  聽到迪士尼三個字,身邊的書怡眼睛立即放起了光,簡直比雪怡的激凸秀還要丟臉......

    「咦?我想起來兩位不是香港人,應該也沒有去過迪士尼吧?剛好今日同行如何?」


    「好啊好啊!」


  我還沒開口,書怡已經歡喜雀躍地附和,我也只好搖頭嘆息。

              (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clt2014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緊急通知:請記住我們多個域名,將 698cc.com 加入收藏夾!

大乐透开奖视频 中超直播 污养成游戏破解版大全 新手棋牌 极速赛车彩票规则 炸金花玩法规则 时时彩计划网 幸运彩票官网软件 财神捕鱼苹果版 重庆农场快乐10分走势图 梦幻西游多少级可以赚钱买点卡